加强新装备新力量新领域训练

  • 时间:
  • 编辑:xpkehnqkh4
  • 来源:免费电子书

近日,在一场实弹演习中,某部数辆列装不久的新型装甲突击车悉数登场,在改革中诞生的特种作战分队等新型作战力量纷纷亮相。该部放手让官兵在崭新领域、陌生地域中操作新装备、检验新战法,让新装备、新力量尽快形成战斗力的做法,值得学习借鉴。

习主席在中央军委军事训练会议上强调,加强新装备新力量新领域训练。新装备、新力量、新领域三者可谓彼此倚重、缺一不可,共同构筑起练兵打仗的基本要素,具体回答了战场上由谁来打、用什么打、在什么地方打等关键问题。人们常说,现代战争形态已发生根本性变化,涌现出许多新的样式新的特点。新在哪里?很大程度就体现在新装备新力量新领域上,新装备演绎新样式,新力量催生新样式,新领域孕育新样式。可以这么讲,欲把握现代战争趋势,着眼点在跟踪新装备新力量新领域的变化上;推进军事训练转型升级,着力点在练好新装备新力量新领域上;提高部队打赢能力,着重点在用好新装备新力量新领域上。

“凡兵有大论,必先论其器。”人类战争发展史表明,军队始终是时代科技的集合体,谁夺取了科技优势,出其不意地首先使用某一新型武器装备或某一新型作战力量,就易获得作战上的显著优势。正如列宁所言:“用人群抵挡大炮,用左轮手枪防守街垒,是愚蠢的。”当前,我军新装备型号越来越多,科技含量越来越高,但必须明确,“弦”的力量体现在箭上。只有不断加大新装备训与用的力度和强度,实现人与装备的最佳结合,才能真正在战场上彰显优势。英国早在一战时就发明了坦克,但其战场表现不佳,没有给敌应有的重创;法国二战之前不仅有了先进的坦克,还有了成熟的装甲兵战术,但也未能转化为战争胜势。可见,再先进的装备如果训不到位、练不到家,也只能是空欢喜一场。

新型作战力量是时代军事发展的风向标,是新质战斗力的增长点,也是打赢未来战争的制高点。古往今来,每一次成功的军事变革,大都发轫于新型作战力量的快速崛起。赵武灵王克服重重阻力推行胡服骑射,才有了赵国的称雄于世;第四次中东战争,埃及军队依托防空导弹和反坦克导弹的奇兵突袭,才打破了以色列军队不可战胜的神话;二十世纪六七十年代,刚刚组建的我军地空导弹部队,一次次击落美制高空侦察机,捍卫了国家的神圣领空。时至今日,新型作战力量日益成为带动战斗力整体提升的新引擎、撬动打赢天平的新杠杆,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和关切。需要指出的是,新型作战力量的巨大潜质转换成实战能力绝不是水到渠成那么简单,其更大的作战价值、更强的作战效能,必须在实战化演习和对抗演练中去发现和挖掘。缺少这一关键环节,或者说重建轻训、重管轻用,就不可能发挥好新型作战力量的拳头作用。

克劳塞维茨说,“人们不能像挑选货物那样随意选择战区”,战争不可能在我们熟悉的领域爆发。明天的战争,陆海空天电都是战场,极可能会在新边疆打响,会在物理空间、技术空间和认知空间打响。明天的陆军不再是单纯的陆地攻防,既可能乘海军舰船登陆作战,也可能乘空军飞机实施远程投送打击,还可能担负防卫火箭军导弹阵地的作战任务。对诸军兵种来说,平时多到崭新领域、陌生地域“经风雨”,才能做到一旦有事,不分领域、不分地域、不分环境,召之即来、来之能战、战之必胜。如果仅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里练来练去、“一招鲜”上想来思去,必将难以适应未来战争全域作战的需要。

使命如磐,战鼓催征。以中央军委军事训练会议为标志,预示着全军实战化军事训练将进入新阶段、跃上新征程。谋划新装备新力量新领域军事训练,提高新装备新力量新领域实战化运用程度,需要我们转变理念,既要看编制表上新装备新力量的比例,更要看实际训练中新装备新力量动用的比重;既要把单装、单兵练精,更要融入体系、把系统练强;既要大胆训练,也要科学练兵,勇于在复杂的战场环境、频繁的战斗转换中让新装备打头阵、新力量唱主角,全面检验官兵的生理极限、装备的性能极限、人与装备结合的战斗力极限,真正让新质战斗力资源动起来、活起来。

苏联军事家格鲁季宁说过:“军官的理论和技术知识水平以及实际经验的多少,归根到底决定着军队训练的质量及其战斗准备程度。”经验表明,一名不熟悉新装备、不善用新力量、不敢涉新领域的指挥员,其知识结构、科技素养必然存在某种缺陷和不足。各级指挥员必须认清使命与挑战,自觉站在时代前沿、战争前沿、科技前沿,认真钻研现代战争制胜理论。要扑下身子、站在排头,在带头参训中学习新科技、掌握新技能,通过提升驾驭新装备新力量的能力,牢牢攥紧未来战场一击制胜的铁拳。(张西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