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口碑 低排片 《气球》再遇文艺片“老难题”

  • 时间:
  • 编辑:95zbq3dxb
  • 来源:行业研究

中新社北京11月27日电 (记者 高凯)上映8天,票房500余万元(人民币,下同),尽管影片水准赢得多方肯定,但《气球》仍然未能摆脱文艺片面临的高口碑低排片的“老难题”。

《气球》以极具梦境质感的影像风格,讲述了一个关于信仰和现实拷问的家庭故事。导演万玛才旦以气球这一意象为线索,呈现了基础教育、计划生育、女性主义等话题,以一个藏族家庭的生活经历,令观众感受到整个藏区上世纪九十年代的生活图景。

《气球》此前入围过2019年威尼斯电影节地平线单元最佳影片、多伦多电影节“当代世界单元”等数十个国际电影节的多个奖项,从剧本构思到改写小说再到成片,耗费了差不多十年时间。

业内普遍认为,《气球》本身的故事和人物颇具基础,而万玛才旦在这部影片中更充分调动了电影的音画艺术叙事能力,《气球》在完成度和艺术水准上均达到了较高水平。

事实上,到目前为止,观众对于《气球》也颇为认可,目前该片的豆瓣评分高达7.9分,然而这种高口碑并没有转化成实际票房。

根据猫眼专业版数据显示,20日该影片上映首日,排片占比仅仅只有2.4%,此后一路跌至1%,即使获得了胡歌、宋佳、周冬雨等一众明星力挺,万玛才旦也在朋友圈发出“排片低到可怜”的呐喊,但局势并未扭转。

今天是《气球》上映的第8天,随着张艺谋新片《一秒钟》和美国动画片《疯狂原始人2》的上映,《气球》的排片占比已被挤压到仅为0.2%,目前票房累计不到520万。

事实上,文艺片上映院线遭遇排片困境早已是“老问题”:2015年,知名导演王小帅的《闯入者》排片占比只有1.5%,票房表现低迷;2016年,著名制片人方励在网络平台下跪恳求院线经理在接下来的周末为吴天明遗作《百鸟朝凤》增加排片;2019年,《地久天长》从柏林电影节携最佳男女主奖项载誉而归,尽管一时风头无两,但上映首日排片依旧只有6.6%。

除上述给人们留下印象的“个例”之外,更有相当数量的文艺片以毫无存在感的方式从院线“飘过”。

文艺片为何频频遭遇排片“老难题”?对此,著名影视理论评论家、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尹鸿教授在接受本社记者采访时表示,文艺片需要进一步探索适合自己的排片模式,在宣传和发行放映中应当更注重社会口碑的层层发酵。

他指出,首先,不可回避的是文艺片先天的基因影响,相比商业片,这一类影片往往主题严肃、娱乐性不强、少有明星演员加盟。

“所以我觉得从文艺片来讲,单纯地去讲它的排片与商业片的对比意义不是很大”,尹鸿直言。

对于此种情况下社交平台上对于院线的众多质疑之声,尹鸿表示,“所有排片都有成本,作为院线,要寻求效益和排片的平衡点。因为对于影院来讲,成规模的排片,如果单场票房达不到最基本的要求,其对于这部影片的排片就应该是没有积极性的。”

“所以我觉得还是应当多去探索文艺片的排片模式,一味指责院线经理是没有意义的。”尹鸿说。

尹鸿指出,对于文艺片而言,点影的重要性不可忽视,“大范围上映前,需要更多的点影,不是仅仅行业内、圈层内的好口碑,而是要形成一定的社会口碑。具备一定的社会口碑之后,再做扩大规模的放映,我认为这样效果会比较好。”

尹鸿解析称,文艺片的宣发和排片模式之所以要与商业片区别开,是因为文艺片自身的特点,“对于文艺片,普通观众的观影主动性比较弱,会需要一定的口碑发酵,需要口碑感染才慢慢会形成观影的热情,然后一点一点扩大放映范围,文艺片的放映应该是逐层扩大的。”(完) 【编辑:田博群】